今天也是精神上的芬兰人

疯狂舔毒埃

这对太好嗑太好飙车了吧,舌吻触手不说,原著里还有产卵生子.......想飙车啊


6.6生日会结束就记下来了这段话。是现在每天的精神支柱了。

千年大坑没填,没脸在大号发东西了。先在小号躲一阵叭,来了广州感觉还是很新奇的,粤语真的很好听了。可惜在山里上课,现在每天只能对着论文哭泣,也没有机会进城蹦迪。每天起床开始焦虑,到晚上终于不烦的时候,是困的来不及烦就要睡了。万科的房子转着圈盖,从窗口看出去像个笼子一样压抑的要命。

宿舍里有个学心理学的小姑娘,每天都在羡慕她。如果我选专业的时候没听妈妈的,可能日子会过的有所期待一些吧。大家都在悉尼墨尔本上学,我自己在偏僻的阿德,每天的娱乐活动将是去海里捞螃蟹。

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个“人生的均值回归”了,不知道我会不会一天天失去自己,哀莫大于心死,只希望就算失去了自己,也是为了更快乐的生活。现在只想要快乐了,真想活的快乐一点。

真相是你【rps预警】

✘勿上升真人

你是我的惊鸿一瞥
是若有所失的遗憾
是小心翼翼的如水温柔
是我已在梦里度过的后半生
是又熄灭的一颗星
是喜欢和不再见

朱一龙越来越难以入眠了。他是一个觉挺多的人,或许是因为多年来拍戏造成了他持续性的疲惫,只要一安静下来,就想要找个地方抱着胳膊睡一觉。

但是最近他很难睡个好觉。朱一龙疲惫的睁开眼睛,看着透过纱帘洒进屋子的月光。他觉得自己入戏太深了,有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还是沈巍,还是那个没有灵魂的神,一直孤独,也一直渴望。

手机“叮”了一声,弹出一个微信。屏幕上显示着【深山白芒果:蹦迪吗龙哥】

朱一龙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,划开屏幕回复:

【半夜十二点?】

然而刚发出去他就后悔了,这句话的拒绝意味太明显了,他简直想敲爆自己的脑壳。然而在纠结撤回与否的十几秒里,对面又来了消息。

【来嘛】

【朱一龙夜会白宇】

【明早咱们就成功上热搜了】

最后还加了一个毛猴表情包,毛猴表情包或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朱一龙无奈的叹了口气,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拉开床头灯掀了被子,起身去换衣服。

这家叫Billie的酒吧是圈里人开的,受邀请的人或是老板朋友才能进来,DJ也在国外享有名气,反正没有人会对谁的出现大惊小怪或抱有太大好奇。

朱一龙在包间里找到了白宇,他穿了件印花的暗色外套搭配着白色内衬,漆皮的裤子带着迷之骚气。朱一龙看了看自己的衬衫和亚麻裤子,感觉自己像是出来买菜的大爷。

“哟龙哥!”白宇本来在刷微博,看到朱一龙进屋眼睛一下亮了,随即笑着把暗自郁闷的朱一龙拉到身旁,随手一扔手机,开了瓶酒倒在杯子里。

“你自己来的?”朱一龙有点意外,他本以为闹腾如白宇肯定会和一大帮人一起出来玩,来的路上还想了好几版开场白。

白宇懒懒的点了根烟,斜眼撇着朱一龙“龙哥对蹦迪的执念深到上节目都要提一句,我当然得给您全方位一对一服务了。”

“又没当着摄像机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。”朱一龙皱了皱眉毛,喝了口酒。

白宇静了静吐出一口烟,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朱一龙,“我就想跟你两个人玩,你还凶我。”

朱一龙登时就没辙了,还认真想着自己是不是语气太重了点。结果白宇下一秒又笑了起来,笑声演变成了嘲笑,看着朱一龙内疚的表情笑出了眼泪来。朱一龙看了看桌子上的几个空瓶子,意识到白宇的酒量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差。

“你这是等不急我了自己先买醉?”朱一龙无奈的问。

白宇耸肩,“清醒的人是没法快乐的,我建议你闷了这瓶酒再去蹦迪。”

楼下DJ打碟的声音震耳欲聋,隔着包间都让人有种梦幻感。朱一龙看着白宇带着些许醉意的脸,突然就一阵心悸。他曾无数次思索白宇在许多采访时说的,他很像赵云澜,即使是在快乐的外表下也隐藏着深沉又不为人所知的心事。他的目光落在白宇迷茫的眼神,脸颊上的胡渣,被酒沾的水润的唇......

“嗝”的一声打断了朱一龙的思绪,“深沉”的白宇打了个酒嗝舔了舔嘴,拿着酒杯回过脸看着朱一龙,“来,为了兄弟情一口闷了。”

朱一龙又一次叹气,接过酒跟白宇碰了杯,扬起头来把大半杯酒灌了下去,然后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嗝。白宇笑了,站起身来提了提裤子,拉起朱一龙往外走。

推门而出,躁动的电音瞬间包围了两人,白宇站在扶手前有点骄傲的扬了扬下巴,“走,带你见识一下人间极乐。”

蹦迪的乐趣朱一龙一直不太懂,一堆人凑在一起跟着音乐群魔乱舞,他一直没有凑热闹的爱好。但是今天,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眼前的人,迷醉的灯光和炸裂在屋子里的节奏,的确让朱一龙不自觉的放松下来。

白宇闭着眼睛旁若无人,在朱一龙不远处随着节奏摇晃,外衣被他的动作扯到一个完美的角度,刚好露出了脖颈连接锁骨的线条。那种属于他独有的放肆,和隐藏在张扬外表下的深邃,在刺眼的光束下都太过诱人。

朱一龙眯着眼瞥见有人靠近白宇身边若有若无的舞动挑逗,心底莫名就生起无名火来。白宇转过身和那人跳舞,抬眼时却对着朱一龙有意无意的挑了下眉。

荒唐。一段音乐结束,朱一龙几乎是跌跌撞撞的挤出了舞池,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,往卫生间走去。他用冷水洗了把脸,发梢还在滴水,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眼里的复杂神色一览无余。太荒唐了,他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怪的画面。

门被推开,白宇走了进来看了眼朱一龙,把外套递给他,自己笑着去解手。朱一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尴尬地在原地愣了几秒,无比僵硬地掏出白宇的烟来点上。

过了一会,白宇吊儿郎当的晃了过来洗手,看着镜子里被烟呛得咳嗽的朱一龙,又乐的不行,“给我根?”

朱一龙往白宇嘴里塞了根烟,半天没打上火,白宇摆了摆手,回过脸用烟头对上了朱一龙嘴里的烟,吸了一口,点上了火。朱一龙愣愣的抬起眼,正好对上了白宇的眼睛,他看不透那眼神的意思。

“烟非好物,”白宇说着拿过外套,“龙哥还是别学了。”

“你怎么好意思说我?”朱一龙恢复了正常模样,他可是个业务能力极强的演员,自然能完美的不动声色。

白宇笑了笑,“我也不是烟鬼,最近烦的慌,就偶尔抽几根。”

“烦什么?”朱一龙问着,帮白宇拉开门。

“烦你啊,”白宇瞥着朱一龙说,“万年冰山怎么都融化不了,我很辛苦的。”

朱一龙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,心道老子这冰山都融化成冰沙了。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,两个人都喝的有些醉意,现在也有点乏了,就绕开人群离开了夜店。

一走到街上,顿时被晚风一吹舒服了不少。朱一龙觉得自己可能真是老人家不适合蹦迪,一边走着一边和白宇默契的掏出口罩带上。这个点大多店都关门了,街边还有家711,朱一龙进去买了瓶可乐,本想给白宇买咖啡,想了想换成了奶茶。

白宇在伞桌下坐着抽烟,朱一龙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透过口罩吐了口烟,觉得莫名好笑。店里还放着音乐,透过玻璃闷闷的穿过来。

“你听过这歌吗?”白宇突然问。

朱一龙仔细听了听,有点耳熟。

“老年人,”白宇看了眼朱一龙,嘲笑道,“b站好多视频都是用这个歌剪的,我看过岳云鹏和张艺兴的版本。”

哪两位?朱一龙震惊了,他实在脑补不出这两个人配这首歌的画面,“这什么歌?”

“真相是假。”白宇回答。

朱一龙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,然后就冷场了。

半晌气氛诡异的安静着,朱一龙只好强行找话题,“这歌......有咱俩的视频吗?”

白宇慢慢抬起眼睛,这个问题其实很正常,朱一龙自知这在谁听来都是正常的疑问,他不理解白宇阴晴不明的表情,歌里唱着“即使真有慌神,想亲吻的刹那,最多心上一块疤随时能割下”。

“有啊,”白宇说,或许是抽烟抽的嗓子有些哑。“感天动地的兄弟情。”

朱一龙手指动了动,过了很久扯出一个微笑,“兄弟情......其实都是过路人,现在也是见一面少一面了吧。”

白宇也笑了,“也不知道以后一个微信,还能不能约出来龙哥。”

这场梦结束快醒吧。朱一龙觉得自己可以拿影帝的,他现在应该笑的很洒脱,明明心里绞着痛的快疼死了,拿着冰可乐的手凉的吓人,跟白宇碰了下杯,“眼看着宣传期结束,迪也蹦了,平衡车我也有了,答应我的事你都做到了,也算是善始善终。”

“什么善始善终,”白宇狠狠吸了口烟,咧嘴笑着,“不管以后大红了,过气了,我能有今天都得谢谢你。”

朱一龙点点头,“我也一样......谢谢你。”

这是朱一龙斗得最累的一场戏。他静静地听着歌曲结束,短暂的停顿,切到了下一首。切到了真相是真。“也因他才成就我,换别人就失去结局”

“我听过这一版。”朱一龙有些疲惫的说,“我想起来了,听过这一版。你呢,你喜欢哪一版”

“我不知道,词都写的挺好的。但本来做咱们这一行,真相还重要吗。”白宇平静的说。

“重要。”朱一龙沙哑的说。

他没有犹豫。他太累了,很久都没有好好睡一觉,没有不思来想去的夜晚,他不知道自己在撑着什么,是来之不易的事业,还是求而不得的爱情。

白宇静了静,他收敛了标志性的笑容,揉了揉眉毛,“有没有想亲吻的刹那,有没有熬夜陪他说话,有没有闭上眼就想起他。”

“你喜欢哪一版呢龙哥。”

朱一龙拿过白宇手里的烟,手有些颤抖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,看着忽明忽暗的火光,渐渐放松了下来,不是看开了,而是终于可以放纵情绪了。

“我都喜欢,都喜欢。”朱一龙用力的笑着望着白宇的眼睛,“我想问你一件事.....”

“爱过。”白宇笑着打断,一如他过往的不羁笑容。

这个回答太狡猾了,好像是在回答朱一龙的问题,又好像是寻常的逗趣。

朱一龙无奈道,“你......”

“不后悔。”白宇说,眼睛发红。

还是那个骗过天下的温柔眼神,朱一龙望着白宇平静的脸,看到了这个骗局里的骗局。漆黑的街道只有便利店的光最亮,店里看不到门外的深夜,深夜里两个男人坐在伞桌旁,一缕烟徐徐飘散。

“晚安,白宇。我走了。”朱一龙站起身来,说着今晚最真心的一句话,“祝你未来程鹏万里。”

白宇也站了起来,“祝龙哥一帆风顺,百岁无忧。”

朱一龙终于伸手,把白宇紧紧抱住,轻而又轻的吻了吻他的肩膀,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,在下一个路口,他在路灯下缓缓靠在树旁,手里还拿着白宇抽过的烟,压抑的哭泣声淹没在夜里,没有人听见。

“我也不后悔。”

一段时间后,镇魂完结,这一场玄幻的童话终于结束,最后一次镇魂相关的微博热搜里,白宇朱一龙再一次同时出现,体面的与这部彼此成就的电视剧道别。

一年后,两人的事业并没有就此止步,反而平步青云,热播剧里时常看见二人的身影。

在一次采访里,主持人向朱一龙问道,“朱老师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人呢?不许说人美心善!”

朱一龙笑了笑,“像光一样的人吧,我太闷了,得在光的旁边才能发亮。”

五年后,时光飞逝,人们已经快忘记曾经大火的镇魂是什么具体剧情,却从未忘记成就了那部剧两个演员。在鲜少看到二人同框的这些年,一切过往都已变得淡然,变成一段梦。

那天的一档国外的综艺节目,二人无意间再度同台,主持人调笑着让他们唱歌,不羁的大男孩已经成熟了不少,白宇笑着推脱,朱一龙却接过了吉他。在异国他乡,用台下观众听不懂的语言,唱了一首《真相是你》

你是我的惊鸿一瞥
是若有所失的遗憾
是小心翼翼的温柔
是我已在梦里度过的后半生
是又熄灭的一颗星
是喜欢和最后一眼
是我在原地
跨越时间

所有人沉浸在音乐里的时候,白宇笑了起来,就像五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少年。原来时光老去,一切都已温柔的和解。

凯凯龙生
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

表白!!!

梦里有你,风雨天地间有你,所以世界变得更美好啦。文完身去日本不能泡温泉了,但是带着它感觉整个人都更勇敢,世人都为尘世烦忧,谁又不同呢。看夺梦补了5羟色胺和多巴胺,一个抗抑郁一个让人快乐,虽然也怀疑,“是只有童年这么痛苦,还是一直都是”但是一切总会步入正轨的,只有活下去才能看着一切好起来,遇见爱的人,遇到为之拼搏的事,才能成为像母鸡一样善良温柔传播爱的人。圣经里说“人无法一边心怀怨恨,一边传播福音”,希望我也能拥有爱,传播爱吧